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呓语  

2011-04-17 23:18:11|  分类: 寻常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呓语 - 眼睛里的月 -

 

     H&mouse发来短信问:妞,你在做什么?

  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。那会,我正摔得四脚朝天。

  五岁的小外甥在边上安慰说:姨妈,我玩滑轮的时候摔得比你还厉害呢。

  就算无地自容,我还是没能立刻爬起来。因为,实在太疼了。还有,好在是夜里。

  H说的有点道理,这个年纪了,还是做做面膜、散散步吧。

  嘿嘿,我怎么觉得是麻醉剂余留的凶猛,大小脑一起短路了呢。

  不是本命年,怎么闹腾的和本命年一样欢实?

 

  老妈说,桂林的米粉有股怪怪的味道,不喜欢。

  我说,广州有家小巷子里的米粉很好吃哦,我平常都不吃粉的,那么一大碗居然全吃掉了。下次我带你去找。

  说完,立刻放低音阶禁声。下次?有的城太过熟悉了,就再也不想踏入。

  或许,有些情愫一旦放了,牵挂就疾走如飞般消失了。

  遥望,而不纠结。

 

  同城,却不相见。

  某人说,你怎么越来越宅了,宅得每天就两点一条线了。

  没法反驳。合不来的,何苦要假假的应付呢?

  曾经,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,好到......,算了,不提了。

  陌生,就是七零八落的剥落,直至无从投靠。

  我,还是我们大家?各奔前程。

  反正,迟早会有新朋友冒出来的,是吧?

 

  生活,细水长流。

  那么,夜安吧。

  

 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