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时间滋味--诱惑的街  

2012-08-16 23:00:15|  分类: 瞎七搭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的滋味--诱惑的街 - 眼睛里的月 -

 

  『 读书怀旧 』

  

有段时间了,完全不能集中注意力认真地看完一本书,非常恐惧这般浮躁的状态,私下想或许是历史学得太过少,不管多大年纪了总还是欠了那么些底蕴的。决定,哪怕脑袋最近再浆糊,也要认真地去懂下历史。

还没想好从哪个时期着手翻阅时,就翻到了《悲伤逆流成河》,用很不舒服的姿势一口气读完,心脏堵得慌,小说怎么可以将生活剖析得如此残酷,撕裂得如此无情,而且是在如此稚嫩的年纪。好多年前还看过作者的那本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,情节也有类似的惨烈悲哀,或许那会正爱得死活来,跟着情节哭得稀里哗啦,想来,那样的跟随再也不会有了。只是,不流泪的悲伤,或许,更痛。

总觉得《悲》最终给人的启示仿若《金陵十三钗》留给我们的,如若《金》最终是女学生们跳出来保护了一群妓女,结局当然还是一样的悲烈,只是我们还能有一小些如释重负的庆幸感吗?别不承认,众人眼中一群卑贱的妓女最放弃自己成全一群贞洁的女学生,无论是在小说还是现实中,大家都觉得这是最好的结局,如若主语和宾语换个位置,恐怕将会有另一场杀人的风暴,妓女们即便是躲过了日本人的暴虐,也是躲不过国人的唾沫星子的。现实里,存在于劣势群体中的小人物总是第一个被牺牲掉的,无论在哪个世界。嗯,这就是现实,最真实的现实。只是,一直在想,现实里谁又能分得清人与人,谁贞洁谁妖邪呢。凭什么,我们就轻易地界定了别人家的品性了呢,我们有这个权力吗?好在,读完,情绪就一点点的没有了。

《悲》的背景取在沪上的老弄堂,小时候在弄堂里生活了好多年,或多或少有些亲近感。抛开弄堂里随时随地存在的聒噪尖刻的闲言碎语,最近越来越怀念弄堂里那种夏末黄昏飘散着浓浓花露水的味道。嗯,老辈子讲究点的老人,就我奶奶那辈的女人,都喜欢用些香氛的,哪怕睡觉的凉席也是每天用滴有花露水的毛巾仔细擦过才可以用的,这算不算是骨子里的小女人情结呢?难怪好些香水瓶设计成柳腰款摆的姿态来撩人,想来用女人心来赚女人的银子,要来得更顺理成章些。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有些惭愧,低头T恤热裤球鞋,哪有半分妖娆呢?嗯,所以只是怀念。好在,现实里操着沪语的老太太聚居的小区里,在清晨黄昏时分,仍有阵阵余香飘来。

那些个悲凉是现实,这些个怀念也是现实,都是人自己一点一点成就的,嗯,想要表达的就是如此这般。

 

 『 回到音乐 』



  穿过‘诱惑的街’,迷醉的Saxophone带着哀怨的唱腔拉着人徘徊在患得患失的诱惑里,过滤去白昼的浮躁,夜色变得妖娆迷茫,多少悲欢离合的欢乐与凄凉成全了满眼繁华的城市,既然遗忘那么艰难,又怎么舍得放弃呢?

Sandy用小女人般略微悲凉的调调诠释‘诱惑的街’,传过来的全是因爱而妥协的寒冷,寒,却没有抗拒;冷,却尽是屈服。

写实的世界里,一定有女子说:换若我,这般的妥协,宁愿幻灭。

一座城,一条诱惑的街,一些迷醉的人,一点点温凉。

如果,没有遇见,我们是不是都会各自很幸福地过下去。

知道吗,用爱消殆尽余爱,或许,这是最后的遗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