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若无期  

2012-08-29 21:30:45|  分类: 码字码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若无期--西海情歌 - 眼睛里的月 -

 

 

 『 存在有多美 』

 

小外甥不喜欢睡午觉,郁闷地说:姨妈,我这辈子最痛苦的时刻就是午觉。看着他好看的脸上布满的无奈,我哑然失笑。

以后的以后,他会懂,一辈子是条好长好长的路,得转过无数个弯,走过无数个路口,来了、走了;遇见、离开;朋友、敌人;爱人、陌生人,悲喜交加,这一路哪有什么“最”字可言。最后,我是说走到最后,生离,死别,终究一切都不存在了,那时候,人,或许能明白,存在才是弥足珍贵的最好。

那年,在做决定后,就悄悄地想好:今天以后,就再也不再见了。

一开始觉得这是多残忍的念头,多艰难的践行,最后,在若干年后恍然悟出,转身不一定就是错了,再也不能相见的遥远之后,一切慢慢就过滤成了存在时的好,那些个美妙的存在,只有离开后才一点点被清晰起来,多唯美的人生记忆。

从来没告诉你,有些好,或许,只有你做得到。虽然,我能记下来的,也只是你的微笑。

 

 『 在一起 』

都没觉着自己在变老,曾经的那些小不点就都要走入婚姻了,于是这些纷至沓来的现实也在爱情与婚姻之间摇摆战斗。

所有的人,可能都会在某个时期向往以后:在哪里,遇到什么样的人,一起过怎样的生活。当然最终,都还是能等到相遇,至少会有一次,我遇见你,你遇见我,然后这些遇见有可能就变成“我们在一起吧,现在还有以后,和以后的以后”, 结果是多温暖耀眼的彩虹,只是这只是结果却不是结尾,我觉得谁的爱情一开始都是这样子的,然后,就是好多然后。当然,自然规律是淋漓的大雨之后来了温暖的阳光,才能羽化成炫目的彩虹,婚姻亦然。

至于“是该嫁物质有些匮乏但一路左手牵右手的恋人,还是嫁个大十几二十岁有基础没感觉的男人”,我没法建议的,因为这些个想法都是在物质里转圈,与爱情无关的,我都不知道这样权衡利弊算是健康的婚姻吗?在我想来,唯美爱情要有,生存物质也要有,才算是开心的婚姻。只是,物质得到什么程度才能是个头呢?这倒是个问题,屋再大,睡着了不就一平米嘛,车再好,路堵了不也飞不起来嘛,再说,过十几年后又怎知自己不是在现实与理想中也赚得钵满盆满呢。其实,就物质而言,我带过的小不点,这个真的是肯努力就会有的。

或许,这才是从来不相亲的原因。中国人的相亲,从来都是在计算好各自的背景硬件利弊,然后一一匹配后再推出两主角。固然可行,却全然没人情味,不要也罢。

谁的婚姻一开始都是朝一辈子奔着去的,如果喜欢你并你也喜欢的这个人是:理解你的过去、相信你的未来、包容你的现在,那就跟着去吧。这样,什么时候需要彼此,都在一抬眼的位置就存在,多好的距离。

 

 『不会消失』

 

一桩接一桩,发生了这么多猝不及防的变故,突然生出溃崩消失的念头。开始想念能和Tina她们在一起的时光,至少,发生任何事,都有温暖候着,随时随地。

隔着那么远,H&M只问了一句结果,沉默了若干久后说:认识你我们都很幸福。她知道我不喜欢被安慰,会让人变得尴尬。嗯,一句窝心的话,就足够了。

某人说:我把肩膀给你靠,想哭多久就哭多久。这个肩膀是要属于别人的,我当然靠不得的。哪怕瞬间,我也害怕幻觉离间了多少年的情谊。再也,再也,不想失去,任何情份。

最后,还是独自掉泪了。好在,那会是下雨,都忙着躲雨,没谁会在意,你的脸上为什么挂满了水珠。

一条繁花似锦的路,两手空空的走着,只是路过,但看两旁姹紫嫣红,却永无采撷之时。

快乐和伤痛,是不是也是生死不相往来的?

那,静候,快乐重返。

 

 『回到音乐』

 

2004年受伤躺在病床上哪也不能去,C那会在绝望中,让我听刀郎的《雨中飘荡的回忆》,后来,有人在电话里惟妙惟肖地唱刀郎的《情人》,再后来,就再也不能听刀郎的任何作品,一听就会掉泪。

本来打算放在这里的是另一段音乐,有人荐了这首刀郎的《西海情歌》,那就先这首吧。

我得承认,前奏马头琴悠扬悲凉的声音刚刚抵达耳朵还没来得及掠过心,情绪就被带到了苍茫遥远的原野,寂寞的人影,一声叹息,凉意如影随形,等到沙哑深情的男声线响起,心就彻底被击中了。手心里的那点温柔都被带走了,我还是等吧,你说你会想我,我就站在这里任候鸟南来北往,总一天能等到你回来。

这样的音乐,心碎时,拿给自己听,会更心碎。

喜欢一个人,四目相对的刹那就知道;而,爱上一个人,要等到一笑一颦能否扯着你心动心痛。那么,落在这样的音乐里,除了喜欢还会有爱,没法拒绝这般嘶哑的男声线温柔地倾诉着这世间终极的浪漫。

我们去看世间最美的景,听世间最柔的风,踏世间最软的浪,走世间最长的路。如果,一不小心能牵手到百年,那是额外的眷顾;如果,只能是一瞬间,也没关系,总算知道了爱的温度,最后,手心还能存着温柔的痕迹。

或许,没有,才会入了迷般被诱惑。

从来都不曾懂过音乐,却喜欢在音乐里无声地自言自语。如若遇到一段音乐,能忘了寂寞,就会喜欢上,至于是谁的,有怎样的背景,就不管了。

这样能触摸得到的对白,一个人,也不孤单。

嗯,好象又能听刀郎的音乐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