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背后的故事--The Longer I Run  

2014-03-25 21:26:07|  分类: 寻常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背后的事--The Longer I Run - 眼睛里的月 -

 

 

【壹】

曾经有两年,我是和Lee合住一个公寓的。

Lee成宿成宿的失眠,而我整天整天的欠觉。有晚地震,Lee说她是高喊着“地震了”还敲了一下我卧室开着的门才去逃命的,当时整个小区楼里的人都衣冠不整地逃出了楼,她以为我也是混迹在其中的。后来警报解除她再回到房间,发现我居然在床上纹丝不动的熟睡,地震压根就没把我摇醒,而整幢楼里人跑下楼梯的沸腾声也没吵醒我,后来她只好把我推醒。我当时醒过来的样子肯定很凌乱呆傻,她哈哈大笑着说:你的睡眠不是一二般的好,地震这么要命的事居然都没醒,这睡觉的本事果然不是装出来的呀。

那个城夏天的半夜老有雷雨,和她合住的那两年,我从来都是早晨起床后看到楼下湿乎乎的地面毫无意义地问一句:昨晚下雨了吗?Lee总是冷冷地回问:那么响的雷声,你都不知道吗?雨水全都溅进来了,我起来关的窗。现在想那两年,我真一次也没半夜起来关过窗,就那么要命的深睡。再细想,好象地震事件过后,关于半夜下雨关窗的事她也没再给过我冷脸。那么,她那时是有多讨厌我夜里下雨从不起床关窗的事,若不是那次地震,她一定认为人人都该和她一样很难入睡很难又极易惊醒,那在她心里我会不会就一直是个偷懒装睡的无赖呢?

合住时我也曾厌烦过:她洗碗哪怕就剩两根青菜也不会倒了把盘子洗掉;东西总是在共用的客厅里乱放;脏衣服堆在卫生间里总要提醒有味了才会洗;每天清洁马桶水池房间的卫生永远是我的事。再想及,忽然顿悟:习惯,或许那就是她一直以来惯常的生活习性,是她从出生以及成长的家族环境给的,在她心里那都是常状,根本没有什么不妥。而,我一直用自己惯常的生活方式,在心里来回翻滚厌烦她的那些自己没法认同的生活习性,所以,那两年我为了保住窗明几净粗糙了双手的不快乐,她一点也不晓得,而她夜夜失眠还要半夜起来关窗的恼怒,我也无知无觉。

我和Lee只是两个完全没交集的舍友,谁对谁都不能有任何额外的要求,实在没法容忍了,大不了一拍两散。若,换作是一家人,还能如此闷声不响的平安无事吗?不然也不会有人感慨:婚姻常常毁于小细节。

这世上最难的两桩事,一桩是让一个人改变,另一桩是让自己改变。所以,古人关于婚姻的那句极俗气的话,果真是极有道理的,最好的另一半其实就是另一个自己。

 

【贰】

好几年前的冬天,陈老妖和李美妞到我呆的那个城出差,聊着女人堆里8到不能再8的事,后来陈又说了个她们办公室一奇葩的笑话:有一女孩相亲,从头至尾都在问对方的职位财力,回去后立刻和陈老妖炫耀与此人结婚就有专人伺候了,然后叭啦叭啦幻想着一堆做了人家太太的幸福。可是,第二天对方传出话说是弄错对象了,要找的不是那个女孩。

前阵有事找Flynn,聊完正题他突然说:我有次托你的福去吃了次相亲大餐。我立回:又忽悠,我从来就没相过亲。Flynn疑惑地问:你不知道?有个人专门托我们头约你,然后我们头以为是我们部门的一个女孩,就带着那女孩去相亲,我开车送的顺便蹭了一顿大餐。后来吃完饭才知道搞错了,对方要找的人是你,难道你不知道?我想想记忆里完全没这码事,一回咬定不知。Flynn喃喃了半天:怎么会呢?挂电话时还在重复唠叨。

前几日,陈老妖携她先生来上海逛游。陪着俩人吃喝玩乐时突然想起有年夏天我在桂林出差,久不联系的陈老妖突然打来电话说有人在办公楼里见过我后要约我,我当时以为她喝多了酒便说等出差回去后联络她,接着,我又去了趟广州,再回去便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。好在那天陪她逛游时记忆情商突然大爆发,总算将Flynn与陈老妖所说的事串到了一起,索性还能及时道歉。她果然是记在心上的,当年我是错了,不管约不约都得给她一个回复的,我怎么就能忘了呢。

这才回味过来前阵Flynn为何重复了那么多句的“怎么会呢”,Flynn以为头托陈老妖说得事压根就没和我说,而那年陈老妖因为我没回话生气了,专门在同年的冬天给我讲了个奇葩故事,可是,我当时傻乎乎的全然不知其意,每次见到他们仍和从前一样,没半点歉意。

我以前同事的涵养究竟是有多好呀!

 

【叁】

老爸去老年学校上课,和小区里尹老师聊起自己的授课老师,尹老师顺便表扬了下授课老师太太的温柔贤淑,当时我和老妈也在边上,没觉得哪不对,我还附和着傻笑了一会。结果,晚上老妈突然不让我和老爸吃饭了,还说我们觉得谁好谁温柔就和谁过去。唉呀,我家老妈的醋劲又上来了。

都没和老妈说过,就因为她这样子,所以我这辈子走了条与她截然不同的路,与人相处总是大大咧咧的粗线条,恋爱才会变得没心没肺也没结局。我以前老以为天下的男人都和老爸一样,认定了一个人有了媒妁之约,哪怕再折磨人都不会放弃。既然这世上有个血亲之外的人对你这么专一,我又何必要像老妈一样作三作四呢,所以,要么不爱,爱了定是信任的,我算是把上海女孩的作劲完全终结了。又或者,老天把这样的福气都给了老妈,我这辈子来世上,只是回来还上辈子欠的债的。嗯,只能如此解释。

 

【肆】

某妞,报了件极没出息的事。吃坏了肚子,从南京到深圳,一路狂吐着飞过去的。立刻浮现出她在南京对着那盆鲜红小龙虾的没出息样,结果就换来这一路的狼狈,空姐该是有多嫌弃她呀?

生命里一直有这样二的妞存在着,所以我才会变得如此肆无忌惮的闷骚,总是偷偷地欢乐,我这是有多坏呀?突然想起,你说“腹诽”,果然最懂我的人,是你。

我没法想像,和人一板一眼的正经相处,说的是8小时以外的相处,我能假装多久。

 

都说我回上海后变得好幸福,可是,我怎么觉得回来后,自己更像玩得正欢实得意忘形时突然撞进猎人网袋里挣扎着的动物,越来越没有了自己的气息。嗯,我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外面奔波着时的不确定,随时随地希望着。又或者说,还没到神淡气定的年纪?

 

【伍】

我根本没法拒绝吉它做前奏的旋律,若是声音又这般纯净温暖,落在别人耳朵再稀疏平淡,在我这都是慵懒销魂。如同每个人心上独一无二的爱情。

我发现,人越懂世事,就越身不由己。好在,怎样的音乐,还可以独自倾享。

安好,如初!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3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